不断创新体制机制提高社区治理效能

  □ 专家开方

  本报记者  蔡长春

  本报见习记者 赵 婕

  社区虽小,“五脏俱全”。社区治理在基层社会治理中极为重要。

 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专题研究了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、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问题,对进一步完善社区治理、提高社区治理效能提出更高的目标和要求。

  近日,多位社会治理专家接受《法制日报》记者采访,为社区治理把脉开方。

  一些社区规模过大,街道基层组织难以有效覆盖;一线城市社区人口流动过大,形成生人社会而不是熟人社会,邻里关系较为淡漠;大量社区公共服务特别是行政服务距离群众太远,群众日常办事成本高;存在物业管理、停车难等诸多问题……

  北京大学城市治理研究院副院长、研究员孙宽平认为,近年来我国城市化进程迅速,形成大规模的城市集聚,在一定程度上给社区治理带来较多难题。

  “考虑到人口数量、社区规模等诸多因素,我国城市治理尤其是社区治理很难借鉴国外先进经验,需立足自身实际情况进行探索谋求发展。”孙宽平告诉记者。

  可喜的是,如今我国在社区治理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实践探索,涌现出一批先进试点,积累了丰富经验。

  居民是社区的主体,居民参与是社区治理的核心。

 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、社会治理研究院未来社区研究中心主任吴结兵认为,要通过社区公约、社区议事会、社区客厅等自治载体和公共空间,构建社区基金会、社区志愿者协会、社区时间银行等公益服务机制,引导社区居民自我管理、自我服务、自我教育、自我监督,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。

  “还要推动居民参与的制度化、规范化,建立具备造血和输血功能的社区基金会,培育人人公益的志愿服务精神。”吴结兵建议。

  据孙宽平介绍,上海市长宁区古北社区一些小区建立了居民公约机制,推进社区法治化管理,小区居民既要自我参与又要自我约束,进住小区就要签订公约,包括养宠物、垃圾分类、设施维护等都要经过研讨协商。

  “一些地方正在积极发展社区的社会组织、社工组织,使其大量参与到社区治理中。比如,上海的专业化社工组织协助社区开展居民自治活动,非常务实,符合百姓需要,大量居民主动参与其中。”孙宽平说,这些先进探索的实施推进都取决于党建是否发挥了引领作用,这非常关键。

  吴结兵也认为,社区党组织作为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执行者、社区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组织者和直接参与者、居民群众根本利益的代表者,能够有效领导社区治理模式创新,扮演好利益协调者、资源整合者的角色,必须进一步强化党组织领导基层治理的职责,发挥其在基层社区治理中的引领作用。

  吴结兵建议,社区党建要突破社区党组织的传统建制,从体制机制上改革社区党组织设置模式,区域化党建向社区延伸,吸纳区域内党政机关、企事业单位、“两新”组织和居民党员进入社区党委班子,统一调配、集约利用区域内党建资源和公共服务资源,共同参与社区管理服务,打造党建引领的社区治理体系。

  据孙宽平介绍,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是中小型城市社区治理的标杆,其特点就是以党建引领推动社区治理。如选好社区党支部领导班子,起到带动作用;把党组织建到楼道楼宇里,每个单元都有党员小组长;所有小区党员公开亮相,让群众打分评议表现如何,促使党员真正发挥模范带头作用等。

  “党建引领推动社区治理发展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,在实际工作中发挥出重要作用,极大提升了社区治理规范化水平。”孙宽平说。

  此外,孙宽平注意到,在社区服务能力水平方面,浙江提出“一站式服务一条龙办理”工作理念,努力办好群众家门口的政府公共服务,服务主动向社区、街道、小区延伸。

  “上海将36项和百姓密切相关的日常手续放在社区办理,居民白天上班,晚上在小区就把所有事办完了。”孙宽平说,上海的社区治理精细到居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,像绣花一样将整个社区乃至城市治理得井井有条。

  专家们一致认为,一系列实践探索已经取得初步成效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通过各地努力探索实践和相互学习借鉴,我国社区治理将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。

【编辑:房家梁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forexyatirimnedir.com